謬斯謬思

[謬思] 小時候想去德國…

其實,我沒有特別喜歡德國,也沒有對德國有憧憬,@@a
不過因為我一直跟別人說我想去德國,導致大家都這樣想,其實,我最憧憬的是更好的台灣。XD

當初會想要去德國,是因為小時候的我是個內在很嚴肅的人,做事情很完美主義又一絲不苟。
說穿了就是愛面子,我很在乎我做的事情,讓別人產生的看法,因此對自己的要求很高。

總是每科自我要求要滿分,總是做每件事情要求要做到最好,當幹部要當最有效率與完成度的,參加藝術比賽要盡可能的達成最好的結果,就算不拿手的跑步,硬撐著的這種死個性,也讓我拿到全校前幾名的好成績,獲得高於平常數倍的表現,只要一投入比賽,一個被創造出來的競爭環境,我就能自在的表現自己。可是事實上,我是討厭在生活上無時無刻競爭的,因為我深深的相信每個人都自有他的天賦,也必然有它存在這世界的道理,沒有必要事事都拿來比較,除非參加了比賽,代表他自願的去參與競爭;過多的競爭有時會產生過量的嫌隙與人與人之間的疏離,而那些是我所害怕的;一場比賽,也不過是一場小遊戲吧!遊戲結束,始終要回到生活,而生活中有太多更重要的意義。

我生活在開放自由的環境,事實上對自己的態度是很不安的,因為,何必呢?有多少人對我這樣說過。我的父母從來不督促我的課業,我的師長也從來不拿過量的作業與考試來壓著我前進,我卻一直是個手上不離書本的孩子,我愛學習,我愛閱讀,這些滿足我對世界的好奇。

因為在小時後鄉下地方,這樣態度的自己,顯得格格不入,每件事情都要求自己做到滿分的態度,也讓別人產生距離感。當初對於德國印象是屬於嚴謹的、事業心重的、吹毛求疵的,我以為自己會在那裏因此找到對自我態度的認同,不會被自己與他人的差別感到不安。可是我沒有想到,隨著時間的遷移,我只記得我要去德國,個性逐漸順應著環境轉變,卻忘了當初的目的了。到了那裏之前,我已經遇到了許多相同態度的人群,可敬的可佩的,那些曾經讓我不安的特質,卻是這麼貫徹的在那些人身上實踐。

說穿了,我只是害怕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從小到大,一直害怕的事,因為我一直跟別人不一樣。
經過了幾段生命痛苦的歷程,我放下了完美主義、我放下了一絲不苟,我放下了對自我要求的態度,我卻放不下對生命的嚴肅態度,也放不下那僅存的執行力。每當想要對自己多一點苟且、多一點得過且過,反而會感到嚴重的內心衝突,卻又恐懼過去的自己回到自己的身上。要學習在生命中對自我要求,又不患得患失,或許才是我該學習的功課吧!曾經我害怕表現得太好,會惹來同儕的反感,畢竟那在過去一再的發生,於是我選擇了60分的人生,但是誰知道在研究所裡,60分是會被當掉的,60分也會讓妳身邊優秀的人,總是一再的對你感到惋惜,問妳為什麼妳聰明,卻不願意去努力。疼妳的家人告訴妳,如果鋒芒畢露會讓妳受傷,那表現的差一點又何妨?妳知道,妳想他們是對的。

可是妳矛盾了,妳天殺的不喜歡那種做的不夠好的東西,上面寫著是妳的名字。
把事情做好,反而可以讓妳過得比較輕鬆,因為妳可以停止壓抑,並且對自己有多一點的自信。
終於妳懂了,其實盡其在我沒甚麼不好,把事情做到最好也沒有關係,你要學會的是在成功後低調的自處,以及更謙虛的態度。孩子,妳搞錯重點了,因此招來嫉妒並不會因為妳放棄把事情做好而有所改善,而是妳要學著更加坦然的面對不同類型的思考。更尊重每個人的表現,同時也尊重妳自己的意願,沒有必要把所有人對你的期待都變成自己的責任,妳的生命有限,必須有所選擇。

或許是妳害怕吧!妳害怕他們又逼妳去做,妳有天份卻不是最想做的事。
明明那些他們已經消失了,妳卻還是放不下那些恐懼,害怕劇情一再的上演。

那就試著盡量去把想做的事做到最好吧!把該做的事做到剛好就好,或許能減少這樣的情況了。
即使某段時間妳真的不快樂,但是妳仍舊很喜歡盡力而為把事情做到最好的過程,不是嗎?
逃避遠比面對令人痛苦得多了。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