謬斯謬思

[謬思] 被追殺的夢境

昨天不小心想研究想到了天亮,睡眠中做了一個噩夢。
繼之前夢到回家鄉以後,想走熟悉的路,誤闖森林禁區,被老虎追,輕輕碰到左手就醒來的夢。

這次是一直被追殺,一開始是有軍隊想佔領我們的房子,奪走我們重要的智慧或知識類的東西。
然後,他們放火燒了我們的房子,我們逃掉了,但是看著房子被燒光了。

後來,因為發現我方的人們士氣渙散,然後有個長輩要我去看某本書,我就跑去找那本書了。
那本書似乎是我以前讀過的書,所以當我遇到有人有那個藏書時,他拿了真人比例高的書給我。
上面還印製,利嘉國小協同印刷出版。(我那時候內心想,原來是我小學的書啊!)

接著,再看那本書的同時,我方兩個人去面對敵軍了,有另一個人陪我研讀。
我們在讀戰略書想凝聚兵力的時候,被敵方發現了,他們派了一個光頭一直追殺我們。
而且還是拿槍 = =a,前面蠻古裝的,後面怎麼就變成現代武器了。

一直逃一直逃,我方的兩個人失散了,我還是繼續被追殺orz||
他就一直拿子彈亂掃射,我在一個光禿禿的山上逃跑,上面有很多的岩塊與短草。
只能透過岩塊的高低差死角來躲避,就這樣我記得我的夥伴是躲過了,然後去找救援。

最後,我躲在懸崖旁的一個岩塊高低處,就是從上面下來還有一階,再往下就是懸崖了。
我一直不想要傷害對方,可是最後我沒有辦法了,當我發現他在我的正上方,頭要探出來時。
我拿石頭去砸他的頭,他一反抗我就砸,然後邊把他的長槍搶過來,丟下山崖,砸爛他的頭到他死為止。
在砸的時候,心裡一直說對不起,但是我不能再逃了,如果我不反擊,我就會被你殺死,直到停止砸他。

發現他停止動的時候,我把他整個人從山上丟下去,因此他整個人也就摔了下去。
最妙的是,山下居然是一個觀眾席次,因為屍體掉落的地方正好砸到某人的座位。
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個被砸到的觀眾,立刻跳起來,附近也引起了一陣騷動。

我在山上找到了路,繼續要去找我的夥伴,繼續我們原訂的計畫了。

之後就醒了。
結論,我的腦袋瓜裡到底再裝甚麼東東啊!
怎麼想都覺得追殺與最後殺了人是一件超級恐怖的事情。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