謬斯謬思

[謬斯] 今夜不想睡

也許是害怕睡過頭吧!摸著摸著,就不自覺的到天亮了。
有的時候開始懷疑自己的價值到底是什麼?之後,還能遇到讓自己義無反顧的夢想嗎?
給我一個遠大的目標,我不害怕,只要有執行力,只要有摩羯座固執到底的勇氣,我從不質疑。

我恐懼的恐懼只是我自己,在眾多選擇當中看不見自己要的那一個。
或者是內心的自我喊得太過怯怯生了,太小聲了,噓…我聽不到。

這個世界總是有許多外來的指令,告訴著你該怎麼做怎麼做?
那你自己呢?你想要怎麼樣的呢?你想要怎麼做呢?

久了,內心裡頭那個膽小的小女孩躲在門後,探出頭來,又躲進了房裡的深處,找不著了。
「可不可以不要長大?」我曾經這麼任性的吶喊過,在我17歲的時候。
於是,我仍舊長大了,那個吶喊只會消失在遠方,自己也聽不見了。

時間到底可以為我們帶來什麼呢?帶來喜歡的自己?討厭的自己?迷網的自己?肯定的自己?
一次又一次的,我們隨著時間的消逝探索著,第一次,我不知道我屬於哪裡。

我只能在自己的生活步調中探索著,這樣生命的面貌。
平凡的,卻也猖狂著,正在渴求著未來的答案。

眼壓開始高了,頭有點痛了,今夜仍舊不想睡。
喜歡做白日夢的女孩啊!我需要妳,真的。

我不害怕做不到了,只是我害怕我自己,找不到夢了。
請妳,出來,好嗎?我很想妳,妳知道的。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1 Comment

  • 還好嗎?
    感覺來到 Autumn Leaves 前奏場景,
    隨著銀河穿越,并牢囚愁了迷惘。
    一來一往,不知道會到達多遠的遠方,
    試著拿出地圖詢探,
    即使小步舞曲仍然流竄孤單知覺。(拍拍)=)
    版主回覆:(01/23/2011 04:36:42 AM)
    煩燥之後,去了健身房隨著跑步機前進,我知道我看似行走,我知道其實我停留在原地,雜亂的心緒卻隨著液晶公里數消逝,我,應該,活在當下。沉溺過去與恐懼未來都是無用的,我決定不再掙扎,不再思考我需要想要什麼生活,而去看看生活要給我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