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蕾咪愛生活 蕾咪愛電影

[電影] 三個傻瓜

前幾天中研院吃尾牙前,和LAB同學一起去逛Costco時,
資工所的博班學長推薦了我們一部電影《三個傻瓜》。

他說,這是一個非主流的電影,但是非常的好看。許多人看過之後,就榮登心目中最愛電影。
346-1.jpg

不用說,我當然立馬去PPStream找找看有沒有,趁閒暇時刻看看這三個傻瓜能有什麼魅力?
在PPStream上是另一個名稱《三傻大鬧寶來鎢》,居然是一部評分高達9.7分的電影。
後來才知道原來台灣也有上映,改天帶朋友去電影院再看一次!
中文電影預告如下:

對於從鄉下小學一路升學到高等學歷的我來說,
對於關心教育制度問題的我來說,對於念工程的我們來說,這真是一部好電影。
雖然藍切在片中真的充滿白目的行為,但是,我深深的相信不論在任何領域,熱情是成就的根基。

我很慶幸我在鳥會生蛋的卑南鄉山上長大,因為小時候寫的「我的夢想」,幾乎都達成了。
我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對電腦產生興趣,小學五年級認識一個外縣市下鄉來開電腦課的老師,
我還記得那時我問他…

「老師,我喜歡電腦,要念什麼才可以學電腦啊!?」
   – 當初是DOS時代,只是單純覺得電腦好像寵物,餵他指令他就會乖乖做事。
『喔喔!我是念資工系的,資工系就是在學電腦的。』
   – 印象中是在新竹的一所,一所我小時候原本以為是給交通警察念的學校。
「資工系要念什麼科啊?我們學校沒有電腦科?」
鄉下小朋友聽都沒聽過資工系,那是什麼鬼= =a
『英文和數學最重要,把這兩科學好應該就可以了。』
那時候還沒學過英文,字母都是從鍵盤上認識的,數學倒是念的很好。
因為我小五時曾經被數學老師問,妳怎麼會國中的數學?Orz||| 我不知道,我從小到大幾乎沒補習過…

「嗯嗯!」- 回去就跑去跟我媽媽說,媽媽我要念資工系,媽媽說,念大學要考上女中才可以喔!

所以,從小學時候就立志要念資工系(不懂現實世界的小鬼,而爸媽的要求就只是國立大學管你念什麼。)
10年後,我19歲,高中畢業考上了資工系,開始體會到城鄉差距,還有夢想與現實的差距。

寫到一半,突然覺得很難過。
我居然曾經把現在當作我的夢想,小時候的我知道十年後我真的會做到,不曉得會不會很開心呢?
期間,到後來我厭倦了全校第一名的壓力,開始讓自己的平時成績維持在剛好過就好的分數。
幸運的是,大考的考運很好,所以重要關頭還是會衝高分數考上理想志願。

因為不再追求滿分,我反而有更多的時間去從事其他的活動,包含玩社團、學攝影繪畫舞蹈、球類。
我總是說自己是笨蛋,因為我都不會,所以我想要學、我需要學,我必須主動學。

原來三個傻瓜,都有可能在同一個人身上出現。
當我迷網不想為自己的未來做決定時,我可能會選擇像查托一樣,追求社會上的成功。
當我承受了許多現實壓力,我可能也會變得像拉朱一樣,對學業感到無力與恐懼。
當我有了其它興趣,更有熱情天份的興趣,我會像法漢一樣,對自我認同低落。
當我有了夢想,毫不保留的去追求,就會像藍切一樣,被認為是特立獨行。

當初我在上高中時,接觸了繪畫,才發現了自己的天份,被長輩看好與被同儕妒忌同時發生。
可是參加比賽會得獎不只是好運而已,更多的其實是自我要求的熱情,還有近乎完美主義的苛求。
當所有人都下課了,我可能還聚精會神的待在靜物前,想要表現質感,手裡隨時有本找來的書籍。

當時為了填選志願而猶豫,我的第一最愛變成了藝術、而第二最愛成了電腦工程。
大家都說,興趣成為工作,終有一天會使人感到厭倦,於是我選擇了第二最愛做為我的工作。

有一天,我真的開始…厭倦了,我還有一個出口。
可是,內心卻難免的譴責自己,為什麼以前的熱情會逐漸消失了?
到底讓興趣成為工作的熱情,需要多少的熱情才能堅持到底,始終如一呢?

被壓著壓著,一開始我感到的衝擊是「為什麼除了追求成績以外的熱情都是多餘的呢?」
這個世界明明就充滿各式各樣有趣的事物,這個世界明明就沒有優劣之分,這個世界明明尊重各種存在。

高中時,閱讀了一本書,侯文詠的《危險心靈》。
當時我對書中的內容感到震懾,覺得我快樂的國中生活一點都不像這樣。
可是在網路上看到許多人的共鳴與敘述,才瞭解那些生活真實存在過其它地方。

大學時,開始家教,我教過一個數學分數個位數的國中生,教到他可以考到八十分開始起跳。
同時,我卻也見識到了辛苦的孩子,從小就必須學會競爭,從小就必須被分數貼標籤,從小就被比較。

那本書的初版年月成為我開始關心教育體制與教改制度的開端,直到現在。

最後的結局,每個人看完的感受不一。
當你像查托時,你可能會在心中吶喊,這樣有什麼不對?沒有不對。
當你像藍切時,你可能會覺得結局大快人心,耶!更偉大。真的嗎?

事實上,這部電影,最後還是活在競爭裡,而活在競爭裡的人是逃不開競爭的框架的。
走著可依循的道路或許是很棒的,但是想走的跟別人不一樣,那就當開路的人也不錯。

這些話是對我自己說的,因為我正在選擇少數人可供參考的道路,我很害怕。
但是不試試看這一場冒險,我知道我無法投入我想做的事上面。

最後,我想我會重複的問我自己,
專業,應該成為你的牢籠,還是成為你的翅膀。

每個人生選擇都應該一樣的偉大,其實沒有哪一個傻瓜真的比較渺小。
不論是查托、拉朱、法漢、藍切,甚至主任;因為從生命誕生的即刻起,那就是偉大。


我們都不曉得我們以後會成為怎麼樣的一個大人,但是我們都知道我們現在快不快樂。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