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Taiwan

[時事評論] 經濟學人(The Ecnomist):馬總統是笨蛋?(Ma the Bumbler)

經濟學人,原文的網址在這裡:
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566657-former-heart-throb-loses-his-shine-ma-bumbler

當這篇新聞出現時,在台灣大家開始爭相報導並討論這個話題。

「哪一個國家的總統被說是笨蛋了啊?」
「馬先生成為國際認證的笨蛋了。」網路上的鄉民,無情的批評著。

他的副標題是A former heart-throb loses his shine,一個正在失寵的明星。

ma_the_bumbler

# 我不欣賞馬英九總統的原因是…
我不喜歡一個人,不管做甚麼事情,都要補上一句卸責給前朝,那是身為一個領導人不負責任的表現。我們會期待我們的國家領導人,有擔當有魄力,對於自己所需要做好的事情,堅持執行對的方向,勝於急於討好所有人,或許理解身為一個重視形象的總統,他希望得到最少的批評與最多的認同。

在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前,國民黨執政了50年(西元1950年─2000年),我們卻不會聽到另一個政黨不停的說:「五十年遺毒。」因此對於操作文案的手法,我並不是很喜歡,一直去激怒民眾對於另一個政黨的怨懟。

我不喜歡賽車比賽中的賽車手,一直罵前一個同隊的賽車手開的太慢,所以害他輸了這場比賽。
畢竟製造國內彼此藍綠的分裂,是台灣政治一直以來很大的問題,卻也是兩方政黨喜歡操作的手段。

 

# 但是,不可否認的,不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時,他們都在自己的任內有所貢獻。

才能使得我們台灣進入已開發國家之列,並且過的比多數國家幸福的生活。(註:才寫到這裡,沒想到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又多了一篇,全世界最幸福的嬰兒出生地,台灣排名在世界第14名。)

蔣經國推動的十大建設,帶動台灣的經濟繁榮;李登輝落實了台灣的民主,我們開始能夠民選總統;陳水扁任內蓋了高鐵與高捷,我們台灣終於有能跟歐洲媲美的鐵路系統,交通大執法降低三成的事故死亡率;馬英九任內,持續推行直至129個免簽證國,維持兩岸的穩定關係。

雖然,有錢的政黨貪汙買票這些政治黑暗面,仍然時有所聞,尤其我住在鄉下地方更是常常聽聞;但是台灣的人民大都很努力,很努力的在尋找出路,也因此能讓台灣這小小的國家,成為WTC世界前20大的經貿國,以及總是擁有世界前五名的外匯存底。

註:台灣經貿國世界排名 2005年15名 2009年第16名

 

另一個讓我扣分的原因。

當2009年,22k政策一出,為了美化失業率的數字,利用人民繳的稅,反而讓台灣受薪階級平均薪資大幅降低以後,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個國家政策的影響力,有多麼讓人不安與無所適從;這是一個圖利資方的政策。

一個好的政策,不應該只是表面功夫,美化數字,美化了失業率,卻醜化了年均所得(GDP)。
這也就是為甚麼,不久之前,當南韓的薪資所得開始大幅超越台灣時,我們卻回到了十年前的平均薪資。

但是,大部分的媒體與言論會告訴你,你的薪水變這麼低,是因為你不配擁有高薪資;親愛的,我覺得這一代的孩子很辛苦,他們多的是比十年前大學生,多一兩國語言的能力、更專業的技能、更多的證照、更高的學歷,甚至更努力,但是他們就只配拿到比過往更低的薪水。你可以繼續在家罵小孩,說他太差才會這樣;也可以和我們年輕人一起想想辦法?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的產業到最後的發展利潤空間壓縮得這麼低?為什麼除了從員工開刀下手降低成本(Cost Down)以外,老闆們沒有用腦袋去想出更賺錢的辦法?

 

 

#  台灣媒體的報導,很喜歡重播、重播、不停的重播

他們餵養你們一些想要強迫你信任的思想。或是轉移許多重要的焦點;你沒有看到新聞媒體追蹤我們的釣魚台怎麼了?卻會看到他們不停的跟著李宗瑞先生挖八卦?你沒有看到新聞媒體帶頭反省,為什麼我們的總統會被英國知名媒體如此批評?卻會看到許多護衛隊出來急忙辯解。

激起民怨比較容易引人注目。

這就是媒體喜歡操作的手段,它試著讓你對國家悲觀,對世界埋怨。
然後,你沒有看到一群在外留學工作的學子們,他們有多了解台灣的好,有多想念台灣。

他已經是我們的總統,不管我們的政治立場如何,把他鬥下來都沒有好處。但是,我這個小小國民會期許馬英九先生,當我們做得不夠好的時候,就坦然的承認吧!然後做得更好;再多言語的爭勝都比不上真正的拿出作為來,讓全世界看見,我想,這是推翻國際認證的笨蛋,這是能讓您現在這個歷史定位變得更好的方式。

由於台灣媒體喜歡斷章取義,因此,我在這裡提供原文的翻譯,供更多人參考;不論好與不好,我們都可以瞭解這個權威式的媒體對於台灣目前經濟狀況的觀察與印象。

 

WHEN he was first elected in 2008, Taiwan’s president, Ma Ying-jeou, offered Taiwanese high hopes that the island’s economy would open a new chapter. He promised ground-breaking agreements with China to help end Taiwan’s growing economic marginalisation. At the time, Mr Ma’s image was of a clean technocrat able to rise above the cronyism and infighting of his party, the Kuomintang (KMT). He was a welcome contrast to his fiery and pro-independence predecessor, Chen Shui-bian, now in jail for corruption.

當馬英九在2008年贏得了總統選舉,給予台灣人民高度期望,期盼能在經濟上開啟新的篇章。他承諾打破台灣逐漸在中國的經濟發展上被邊緣化的處境,當時,馬英九的形象是一位清廉的政治專家,有能力提升與改善國民黨內部的用人唯親與內鬨的狀況;相較於在獄中象徵台獨思想與激進的的前總統陳水扁,他是個受歡迎的對比。

Five years on, and despite being handily re-elected ten months ago, much has changed. In particular, popular satisfaction with Mr Ma has plummeted, to a record low of 13%, according to the TVBS Poll Centre. The country appears to agree on one thing: Mr Ma is an ineffectual bumbler.

五年前,與儘管10個月前他輕易的再次當選,但是變化太大了。特別是台灣民眾對於馬英九總統的滿意度大幅下降,根據TVBS民調中心,創下了歷史新低13%,該國認同一件事情:「馬英九是個無能的笨蛋。」
(註:Google翻譯可能翻得比較狠,它會將an ineffectual bumbler翻成無效的白癡。)

Ordinary people do not find their livelihoods improving. Salaries have stagnated for a decade. The most visible impact of more open ties with China, which include a free-trade agreement, has been property speculation in anticipation of a flood of mainland money. Housing in former working-class areas on the edge of Taipei, the capital, now costs up to 40 times the average annual wage of $15,400. The number of families below the poverty line has leapt. Labour activists have taken to pelting the presidential office with eggs.

普通的老百姓沒有改善他們的生計,薪資水平已經停滯了10年;最明顯的影響來自於更加開放與中國的往來,其中包含自由貿易協定,這造成了許多來自中國大陸大量的資金,可以想見炒高了房價。首都台北市郊的房價變成了年平均薪資所得($15,400)的40倍。貧窮家庭數大量增加,許多勞工到總統府前丟雞蛋。

Exports account for 70% of GDP. So some of Taiwan’s problems are down to the dismal state of rich-world economies. Yet Mr Ma’s leadership is also to blame. He has failed to paint a more hopeful future, with sometimes hard measures needed now. Worse, he frequently tweaks policies in response to opposition or media criticism. It suggests indecisiveness.

台灣的出口貿易佔GDP的70%,因此,一些台灣的問題可能來自於富裕國家的經濟下滑。然而,馬先生的領導方向也難辭其咎,他並沒有描繪出一個更有希望的未來,有時需要強而有力的政策方向。更糟的是,他朝令夕改來回應媒體的批評,這樣顯得優柔寡斷。

Public anger first arose in June, when Mr Ma raised the price of government-subsidised electricity. Few Taiwanese understood why, even though Taiwan’s state-owned power company loses billions. In the face of public outrage, Mr Ma postponed a second round of electricity price rises scheduled for December. They will now take place later next year.

民眾的憤怒首先來自6月,當馬先生開始提高由政府所補貼電力的價格;少數台灣民眾才知道,即使台灣電力公司每年虧損幾億元,但是面對民眾的憤怒,馬先生仍將第二輪的12月的漲價延後到了明年。

People are also worried that a national pension scheme is on course for bankruptcy in less than two decades. Yet Mr Ma cannot bring himself to raise premiums sharply, because of the temporary unpopularity it risks. When Mr Ma does try to appeal to Taiwanese who make up the island’s broad political centre, it often backfires with his party’s core supporters. Following public grumbles that retired civil servants, teachers and ex-servicemen were a privileged group, the cabinet announced plans to cut more than $300m in year-end bonuses, affecting around 381,000. The trouble was, veterans are among the KMT’s most fervent backers. Now some threaten to take to the streets in protest and deprive the KMT of their votes until the plan is scrapped. Meanwhile, Mr Ma’s clean image has been sullied by the indictment of the cabinet secretary-general for graft.

人們也開始擔心國家的退休金政策會在20年內破產,但是馬先生不能由他來增加保費,因為他會有變得更不受歡迎的風險,當馬英九呼籲台灣人組成實現政策的中心,但是他黨內的核心支持者往往不順他的意。隨著民眾開始抱怨,退休的軍公教是一群特權集團後,內閣宣布將計畫刪減了約30億美金軍公教的年終獎金,這計畫將會影響381,000人;問題是退伍軍人往往是國民黨最狂熱的支持者,因此,隨著街頭抗議與選票減少的威脅增加,該計畫最終仍然報廢了。同一時間,馬英九清廉的形象也被內閣秘書長的貪污起訴書給玷汙了。

Cracks are starting to grow in the KMT façade. Recently Sean Lien, a prominent politician, criticised Mr Ma’s economic policies, saying that any politician in office during this time of sluggish growth was at best a “master of a beggar clan”—implying a country of paupers.

目前在國民黨(KMT)內部的分裂也開始增加。最近,一位台灣傑出的政治家連勝(Sean Lien)批評馬先生的經濟政策說:「經濟搞不好,選上也只是丐幫幫主。」意指這樣會成為一個貧民的國家。

But the next election is four years away, and presidential hopefuls will not try to oust or even outshine Mr Ma anytime soon. After all, they will not want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untry’s economic problems. Nothing suggests Mr Ma’s main policies will change (or that they should), but his credibility is draining by the day.

但是,下一次選舉是在四年後,總統候選人並不會想要太快推翻或超越馬英九,畢竟,他們還不想為國家的經濟問題承擔責任,沒有跡象顯示馬英九的主要政策會改變(或他們認為他們應該改變),但他的聲譽已經每況愈下。

 

#  最後,說真的,當人在國外看到這樣的消息,是有點難過的,也感到有些內心衝擊。:(
即使我當初可能不是投票給您,我還是不希望我們的國家,在國際間被說成了這樣。加油吧!


本篇文章,純屬個人主觀想法。^^” 只代表蕾咪個人的立場, 不一定要認同,但是請尊重每個人想法不同。:)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5 Comments

  • 「在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前,國民黨執政了50年(西元1950年─2000年),我們卻不會聽到另一個政黨不停的說:「五十年遺毒。」」←對於這個我想要小小的反駁一下,或許是不同的環境、不同的人,我倒是蠻常在身邊聽到這種論調的…….不過這可能只是我個人經驗…..
    不過我也認同,應該不會有人喜歡老是拿著歷史包袱或是其他的藉口交互推卸責任跟互罵的人……
    我可以接受會犯錯的領導人,但是它需要同時俱備勇於認錯、承擔,這樣才可能有下一次不會再犯錯的可能性啊……..

    最後…..台灣的媒體也加點油吧,該真正的開個眼吧……..
    海外的小小留學生現在真的很想念台灣啊QQ

    • 哈哈 真的,每天都在想念台灣的美食。>W< 勇於認錯、承擔,並且改進,真的,我們需要的就是這樣,一直推卸責任會讓人感覺沒有擔當QQ,希望台灣媒體不要為了一己私利,一直蒙蔽台灣人的眼睛就是了。

  • 寫得很好!台灣正是因為政治上的鬥爭,才會一直沒有進步。這些政治人物看不到南韓三星、LG、韓劇大舉入侵台灣的影響,看不到新加坡發展經貿中心的影響,只為了自己的選票。而台灣對於在國際上卻一點發展也沒有。不要說沒有,但真的少之又少。身為台灣得一份子,大家都應該要再加油!

    • 嗯嗯 政治上的鬥爭如何我們可以不管,但是我真的不喜歡他們藉此製造民眾彼此的分裂;另一個部分的問題來自於廠商他們自己,台灣人太愛殺價與打價格戰了,價格戰一直是行銷領域的禁忌,因為打的不好最後會讓整個產業的利潤吃光光,變成一個無利可圖,難以生存的產業。

      即使台灣曾經有在世界上90%以上的筆電佔有率,卻也因為自己人打自己人,把價格越打越低,讓筆電市場成為毛利低的產業,而不是向歐美國家廠商彼此間有個良好的默契,不會把該產業的價格搞爛。比起科技業,其他產業的默契,我覺得科技業應該多學學的。

      嗯嗯~~希望未來台灣的職場環境能變得更好,而不是為了靠近中國,而讓台灣人民的薪資逐漸下降到中國的平均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