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人絮語Love 時事評論 News

[時事] 台灣人為什麼反服貿?台灣人為什麼逢中必反?台灣人為什麼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因為服貿事件,許多中國朋友對這件事情充滿疑問。
許多中國人民不解的是看似讓利的條文,為什麼台灣人不領情、為什麼台灣許多人逢中必反。

謝謝我的中國朋友願意和我公開討論這個議題,讓我整理出我”個人”的想法。
我是台灣人,這個想法只代表台灣某個人,並不代表台灣所有人,所以參考參考囉!

10149267_10201903474723978_1454244172_n

 

 

—-

Q:台灣人為什麼反服貿?

其實,這次服貿的事件,引起這麼大的震怒是因為馬英九使用違反臺灣民主法治的方式,想要強行過關,不願意經過立法院朝野協商的程序,所以一開始大家不是反服貿,而是反黑箱,是在不滿執政者居然想要用獨裁的方式來推行政策,並且帶頭違反民主法治,一開始的刺點是『 30秒廁所前通過法案』。

在中華民國的憲法裡,大陸屬於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因此,在使用法條解釋是否需要審議這個問題,成了各自表述的爭議問題,應該使用國際條約來看待審議,還是非國際條約來看待,這個大家埋藏已久的問題,其實也是我們臺灣人的矛盾,不只是法條中的矛盾,也是臺灣人民心裡的矛盾。

中華民國憲法是國父孫中山在1912年起草,後來在中國南京訂立的法律,主要的精神是《三民主義、主權在民》,而這也是為什麼當政府被認為違反民意時,會被民眾罵說『違憲亂政』,對臺灣來說憲法是最高法律,而這也是非常嚴重的批評。

後來,隨著這個事件的擴大,大家開始真正關注合約內的內容,實際上看過附約來說,我覺得中國開放部分是有認真考慮並評估過的,條件限制細項寫的清楚明確,但是臺灣開放部分卻是非常的草率,幾乎每個項目都是毫無限制與約定事項,可以想見我們的負責團隊表現的很不專業。

隨著瞭解自己產業的相關法條,相關產業的人民開始跳出來反對”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以醫療業來說,臺灣的護理人員已經嚴重不足,而健保已經是臺灣政府的財政負擔,因此護理人員跳出來反對,你會發現他們的訴求是《重啟談判、廣納產業意見》,而不是死都不要跟中國簽服貿。

 

Q:台灣人為什麼”看起來”逢中必反?

對於中共政府,臺灣人是敏感的,因為在國際上,中共政府是逢台必反、逢台必擋,導致臺灣逐漸成為國際組織的棄兒。隨著中共政府在國際間的針對日益累積,臺灣過往歷史教育中對祖國的嚮往,逐漸被現實中敵國的恐懼取代。

我知道中國人民也有很好的人,但是兩岸人民對彼此太不了解,我們都可能被我們各自的媒體所蒙蔽,而因為過去的歷史,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過去的身世是交纏的,以前我特別討厭美國藉由兩岸關係的矛盾,大佔兩岸政府的便宜。回到原點,我們也期望臺灣與中國關係日益和平密切。但是,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對臺灣人民影響太大,我誠懇的希望重新調整。

而多數臺灣人真正的恐懼,我想會是擔心失去 言論自由、宗教自由與 新聞自由。我們的民主還很年輕,不過20幾年,還有許多需要成長進步的地方;30年前,台灣也曾經經歷白色恐怖時期,所謂的白色恐怖,就是台灣人民不能夠有任何反政府的言論、集會與報紙,一旦對於國民黨稍有微詞,可能就會被抓去槍斃、坐牢與暗殺;而這些民主自由是台灣前人犧牲生命換來的自由,也是幾十年前學運社運的成果,這也是為什麼 許多 台灣人寧可暫時犧牲經濟上的大躍進,也要捍衛這些民主自由的原因。

你們可以嘲笑台灣人傻、也可以嘲笑台灣人的民主是民粹,那是因為我們的民主還不夠成熟,而他還在試著變得更加完整;這次的事件起因於國父孫中山先生當初設想的三權分立制度,行政權代表國家權力,立法權代表民意、可以審核並制衡行政權;司法權代表法治監督;隨著馬英九總統兼任國會多數黨主席,同時具有了國家行政權與透過政黨操控立法權;因此,台灣的人民跳出來反對這樣過分膨脹的權力,避免未來他的獨裁會變本加厲罔顧民意。

而臺灣的經濟問題,實在不應該仰賴他國,臺灣應該要學著自己強起來,試著將產業升級,小國有瑞士、荷蘭、新加坡都很值得學習,我個人是覺得 只想要依賴中國,這本身是很不負責任的想法。

真心希望服貿事件能圓滿落幕。

 

Q:台灣人為什麼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兩岸政治一直是兩岸人民敏感議題。

以我個人為例,仍然會以知悉中華文化為榮,中國人的定義,如果是指中華文化的傳承,或許臺灣的大家不會那麼反彈,因此我們會自稱華人;但是就現階段來說,我們會認為所謂的中國人是指中共人,在中共政府底下統治的人,因為並非在這樣的國家政體下成長,臺灣人沒有立場、沒有資格、也並不會覺得自己是中共人。

所以要看是民族的觀點或是政體的觀點來看待這件事情了。:)

畢竟我家的祖先也是幾百年前來自於福建省,這是被記載的事實,因此我們不會否認以血緣來說,我們的確許多是華人血統。如果中共政府過去不是一直在國際間打壓台灣,其實我們是很樂見華人成為世界的主流、中國成為世界的強國,畢竟讓中文變成媲美英文的主流外語,對我們來說,當然是很棒的ㄧ件事情。

 

#

最後,我再重申一次,我是台灣人,這只是我主觀片面的見解。
這是我個人從小經歷的教育、經驗、媒體、人事物所累積下來的價值觀,沒有絕對的對錯。
你可以不同意與不贊同,表述你個人的意見與經歷,但是,這就只是我們想法不同罷了。:)

#

那些在你們眼裡台灣的民主是民粹,許多人站出來為了那些與自己不相關的人捍衛權益、爭取權益,看起來像是一群作亂份子,我承認,我們的確是很天真的台灣人;也許,在這裡可以引用來自德國牧師馬丁.尼穆勒的話,來讓更多人了解,為什麼我們許多人無法感到事不關己 …

納粹殺共產黨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納粹殺猶太人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納粹追殺工會成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納粹殺天主教徒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是新教徒;
最後當納粹開始對付我時,已經沒有人能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by Rev. Martin Niemoller(1892-1984), 1945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