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使壞

 
 
「可以不要再問了嗎?」你開始哽咽…
『你可以什麼都不說。永遠堅持你的恐懼你的後悔,一直下去。』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我有資格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什麼是答案。我只知道當你的選擇不停陷入了相同的情境。
    也許和你的過去有關,你有不願面對的事,卻總是做出一樣的事。 』
 
「嗯…有些事太久了,我以為不會再發生。」你頓了頓,眼框開始泛淚。
『你說,我就會聽。問問自己,怎麼樣才會使你真的開心?』
 


‧於是在昏暗的系閱覽室804,你低頭說著以前,說著以前相似的傷害,甚至說著我給你的傷害。

 
「妳是壞人。可是謝謝妳。」讓你哭了,你卻跟我說謝謝。
『因為,心理狀態會投射在旁人身上,你讓我難受;我只能選擇,離開你或瞭解為什麼?
    你恐懼的期待,有時變成真正的對待。我從來都沒有這樣對待過一個人,卻反射的…想這樣對待你,這讓我嚇到我自己。』
 
 
 #
於是,這個傍晚,你終於開始懂得真心的笑了。
於是,這個夜晚,我們在919共同為成果努力,從下午到半夜1點;我沒事做,但我答應過會陪伴,我就不會走開。
 
然後,我們決定,即使結果不好,都要一起面對結果。
突然之間,結果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開始肯為自己辯解、開始能夠自然的發笑、開始知道快樂可以很簡單。
 
哭泣過的眼神將會變得更澄澈,尤其是知道是為什麼哭泣之後。
 
聖誕聚餐前,你在機車上一直說著「妳好棒!」噗 聽到這種話,我真的覺得我好像長條棒狀。~o(= =+)
你說,這是療傷。可是有的傷口在碰觸時,痛的令人難以忍受。想通以後,過去才能真的過去,否則永遠只能重覆過去。 
 
我們大笑打鬧,這一晚吃的比平常還要多。XD
我答應過,我會交換你的信任,拿信任交換,就不會失言;只是,當某一天你的信任開始消失,我的也會。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