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力量

 
認真的開始思考,我是不是該開始戒除這個”網路遊戲”。
網拍是網路遊戲、網路論壇也是;原本的自己,還有力量支撐起自己的,然後滿溢的想傳遞給他人幸福。
 
不過,再有力的翅膀,都有飛累的時候,都有乏力的一刻,都有想斂起羽翼休憩的時刻。
真實的生活中,有太多太多的夢想與目標,等待我耗費生命去用力實現,而我只能擁有一次這個當刻。
 
「當現實生活中對的起自己時」,突然想起,高一那年創的圖文電子報,到達300訂戶後、插圖被大量轉寄後,
自己卻開始飄搖不定,需要將重心轉換到真正的生活上,為了自己的生活與未來努力。最後我不後悔,真的,更感謝支持我的訂戶。
 
現在,好像又需要想起了那句話,又回到了類似的景況,只是,現在的感染力媒介不再是圖片,而是創建在文字之上。
只是,15、16歲當時的我,感動的都是那個年輕的我們;而20歲的我,卻開始可以漸漸理解大人的世界。
 
「這是最棒的鼓勵。」謝謝那些寄過站內信給我鼓勵的人,你們的感動是我最大的感動。
 
一起加油吧!祝 幸福。 (我想,我該認真的考慮,不再值班的事了。)
 
[議題] 如何帶給別人力量           主旨是在討論朋友訴苦時,如何利用文字與語言帶給對方希望,而更有勇氣走下去。
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我腦袋裡頭到底在裝什麼咧!每次就稀哩嘩啦不知不覺打了出一大長篇,那些深藏的記憶也就這麼的被挖掘出來。
───────────────────────────────────────────────────────────────
 時間  Sat May  5 04:12:50 2007
 
我是個害怕文字與語言力量的人,有時多說一句就改變了身邊的世界。
一些話能讓人笑、能讓人哭、能讓人振作、能讓人萎靡、能讓人改變決定。
 
有次,跟家人聊天,我說:「怎麼辦?我突然好害怕這樣的自己。」
 
有些時候,只是透露想法,並不見得想要影響什麼,更不見得想要改變什麼。
但是,「你的話比較有影響力。」我聽見那些人對我都這樣的說過…
 
—————————————————————————促使回文原因分隔線——————————————————————————————
 
國中畢業那年,一些同學跑來跟我說過…
「你知道嗎?你是我們班公認最好講心事的人了。」
「我覺得你以後萬一不想走資工,萬一失業的話,可以去當心理治療師。」
「其實我跟很多人聊過了,但是你是唯一讓我心情好起來的人。」
「我從來都沒有跟人說過這件事,但是我想跟你聊。」
 
我不是強者,沒有心理諮商背景、沒有心理輔導學識,我只是個普通人,很普通的人。
所以,我想說的也是普通人想的到的,所以就來分享我的思考模式與方法吧!^^
 
原本po文失敗後,看了大家貼的,發現大同小異,就不打算再冗言那些了。
不過,就來當做複習吧!XDDD 哈哈…逼你們多看幾次。
———————————————————————————不專業亂講話分隔線————————————————————————————-
 
老掉牙的那件事,傾聽與陪伴。
 
很多時候,別人來找你訴苦,尋求的不是方法,而是陪伴。
我不厲害,無法教別人怎麼做,但至少看著他的眼睛,仔細聽他說話,我還做的到。
大多數的情況當中,每個人心中都早有定見,他只是需要多一個聲音來支持他而已。
有朋友失戀,來向我訴苦「我好難過,要怎麼樣才能快樂的起來?」
我只回答:『我不知道,因為我不能代替你難過、也不會代替你哭,
                        但是你想去哪裡,我都可以負責陪你去,陪你找到快樂為止。』
 
「能不能教我該怎麼樣不再愛他…」
『不能,因為愛上一個人,連我自己也沒辦法在一時間說不愛就不愛了。
    如果真的很愛他,就對自己承認真的很愛吧!不要逃避心情,來讓自己痛苦。
    愛一個人並沒有錯,你還是有你的魅力,你們只是不適合在一起而已。             』
 
 
重視每一句話所透露出的訊息
 
仔細理解對方說的每一句話,甚至是再情緒的話語,因為那些也許是真心話。
 
曾有人風涼的跟我說…
「某某某一天到晚喊著要自殺啦!我看會講的都不會死。」
『可是,我覺得我聽見的,不只是“我想自殺”那句話而已。』
「不就是那樣,告訴人家想去死,想引起注意而已啦!」
『不是,我還聽見那句話後面有個聲音,他在說…”你可不可救我?”』
 
看重眼前人
 
「你認為自己只是世界上的一個人,對某個人來說,你卻會是他的全世界。」朋友丟來的某句話,記得很清楚。
 
 
每個人都是重要的,都是需要被珍惜的。
有的時候,人們只是需要有人提醒他「你很重要」這件事而已。^^
 
 
 
某個朋友,父母離異,母親長期旅居在加拿大,媽媽回台灣的那一陣子,
因為父親與母親的關係,陷入兩難覺得痛苦,變得不想回家,跑來對我訴苦。
 
『你愛爸爸媽媽嗎?』                     「當然都愛啊!」
『那你覺得爸爸媽媽愛你嗎?』    「嗯嗯…都算蠻關心我的,應該算愛吧!」
 
『所以結論是 你愛你爸媽,你爸媽也愛你,他們只是不愛彼此而已!』
「是這樣沒錯啦!但是…我夾在中間很難受。」
 
『嗯嗯…可是你不是一直很希望媽媽回來,一直想要全家人吃頓飯。
    你媽媽下個月不是又要回加拿大了,重要的不是他們該怎樣做?
    重要的是,你希望會怎樣?重要的是,你知道你很愛他們。            』
 
後來,那個朋友選擇回家給媽媽一個擁抱,讓他知道他很愛她。
然後,要求兩個很愛他的人,陪他到處玩、陪他吃飯。>w<
 
 
 
看輕挫折。
 
我們常大看了把我們絆倒的小水坑,然後忙著回味那摔跤時的一瞬痛楚。
卻常常忘記我們還活著,只要多花一點力氣,忍點痛,還是可以爬起來的。
 
 
高中時,有個成績很好的同學拿到考卷成績,回到座位上突然哭了起來,在我旁邊。
我問他怎麼了?他低著頭說「我完蛋了,回家一定會被打,這次考的好差。」
看了他的成績,的確有失平日的水準,雖然頂多是跟我差不多而已啦!…Orz
 
可是,這時候炫耀我的低分是沒用的。XDDD
 
因為,我當過高分群的人,知道那種自我要求不同的感覺。
因為,也當過低分群的人,知道那種努力卻不從心的感覺。
『嗯嗯…考的真的不像你平日的水準耶!是因為…?(對方開始說自己的事) 
    可是啊!人生有千千百百個考試,這不過是幾千分之一,你想趕快考完還不行咧!
 
呵呵...我相信依你的實力,下次一定可以雪恥給我看的啦!                               』
 
然後,對方就破涕為笑了!>/////<
 
 
減少差距。
 
因為,我看起來還算是個蠻正常(?)的人,或者說,不算失敗的人。
所以,當對方覺得你跟他站在不同的世界時,是無法聽進去你說的任何一句話的。
減少差距,讓對方感受到你能理解他的世界,你的話才能對他產生影響力。
 
記得去年接到的家教學生,他那時決定放棄數學,在面試時…
對我這種被認為數學強又讀資訊工程的家教老師,他很難願意發表自己的想法。
 
後來,我成功的利用電玩引起他對數學的興趣後,他試著說出討厭數學的原因…
「我怎麼念都考不及格,一定是因為沒有天份,所以我才不想念數學,你們不懂啦…」
看著他那張低於10分的數學段考考卷,忍不住告訴他自己的”事蹟”…
『對吼…我只提到我大學指考物理考80分以上,忘了告訴你,我剛學高中物理時,
    我考過0分耶!你考過嗎?(他搖搖頭) 那你比我強,我那時每次都考低於30分以下。
    我也覺得自己沒有天份,可是後來到了高三就變成每次隨便考都是80、90分了。    』
 
「真的嗎?為什麼啊?怎麼做到的?」
 
『第一件事,相信自己根本就是笨蛋,所以要認真勤奮,這點你有做到。XD
    第二件事,調整學習方法。我就是負責來教你學習方法的。你想不想聽啊?   』
 
然後,我就錄取了。= =b 後來學生也很願意對我說自己的學習困難與心事。
說的比對家人說的還多,並且,對自己變得比較容易有自信!
 
有些家教家長跟我說,就算沒進度教,上課來陪他小孩聊聊天也好,給他價值觀。XD
 
同理心 這是梗最老的大絕
 
只是,我想說的是…其實人的想像力有限,我們無法真正的完全體會對方的心情。
面對一件事,不同個性就有不同解讀,置換立場,只是讓對方知道,這世界多一種想法。
 
沒有事情有絕對的對錯,這是我理解到的同理心。
試著去諒解別人的答案,並且讓別人知道…還有更多的答案,可以供他選擇。
 
常常,我會忍不住問對方「那你希望會怎麼樣?」、「那你想怎麼做?」…
然後,你也許會聽見對方心中有許多互為矛盾的抉擇…
 
此時,試著分析每個選擇的優缺點,會得到什麼?會失去什麼?
我的眼光可能會看見有什麼樣的後果?提醒對方願不願意去承擔?
 
最後,清楚的讓對方知道
「這是你的選擇,我不能替你決定、更無法教你哪個是最好的。」
 
常常最後,只是幫助對方將想法更具體化與完整化而已,因為每個人心中早有答案。
最後,舉不出例子,是因為所有的安慰幾乎都是站在同理心的立場出發的。^^
 
 
 
學會面對失敗,對自己的生命負責
 
這點,我不是拿來教別人的,我是拿來教自己的。
 
「因為你擁有天份,所以你才不會覺得天份重要。」
在我抉擇要就讀 當地第一志願 VS.有興趣的高職時,在輔導室裡朋友對我說的。
(好!>”< 不要笑我為什麼這種事要抉擇,考上就去念,因為生命是不能重來的。)
 
老實說,每個人都有拿手的領域,在自己的拿手處說「很簡單。」
你不會想給他一拳嗎?( ‵□′)───C<─___-)|||
 
那句話,我記得很清楚。
從此之後,我強迫自己去嘗試自己 沒有天份與莫名恐懼 的領域。
我嘗試去練習失敗、去面對挫折、去理解什麼是力不從心、去面對那些一直逃避的事…
 
 
我小時候溺過水,離岸邊一公尺沒有浮具,就會開始害怕到想哭。
偏偏不論是高中還是大學,念的都是附有室內游泳池的學校。Orz||||||
 
高中時的第一堂體育課,看到泳池那蔚藍便開始心跳加速、手心冒汗。
逼自己跟著下水,然後忍耐,強迫自己面對那些重覆回憶的窒息感與不安全感!
那一天的課堂,我們其實沒有離開岸邊太遠,但是,我卻在更衣室裡哭了一整節下課。
 
 
這些恐懼,沒有人能幫你體會、幫你面對,沒有多少人能夠用同理心來教你…
 
當你在那一瞬間跌入水底,被水壓著爬不起身,世界突然變得安靜,
你的呼喊沒有人能聽見,你的消失沒有人發現,感覺到自己無法呼吸開始暈眩…
那瞬間你被世界徹底遺棄,只剩下那冰冷的水藍包圍,你卻是要靠自己才能活命。
 
 
這些,試著去面對自己弱點,然後克服它。
漸漸的,所有許多”不敢嘗試”的想法,不再這麼可怕。
漸漸的,當有人遇到挫折來對你訴說,甚至可以再告訴他”還可以怎麼做?”
 
也許這個例子說起來太嚴肅恐怖啦!XDDD 再舉小例…
我害怕跟陌生人交談,強迫自己在新環境自願當幹部。
我協調度差,於是強迫自己去修舞蹈課;現在變得超愛跳舞…XDDD
我不敢唱歌,可是我妹唱歌超好聽,她教會我…那不過是自我開發。


當你害怕一件事,想要開始逃避時,請拿出那把名為「理智」的解剖刀。
開始一一解析你的恐懼,你就會開始發現…原來你當初害怕的巨大,其實很渺小。
 
我們總將故事累積成思想,而自己也將變成一個傳達思想的故事。^^

───────────────────────────────────────────────────────────────

最後,我想說的是,打的出這些文章,並不代表很強,我只是跟所有人一樣,對生命充滿掙扎。
我一樣有20歲的幼稚、妄想與張狂。當我們活在同一個時代下,我相信大家的生命厚度是相同的,只是願不願意發掘而已。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