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定義

#
 
我似乎被定義了。
 
有一群朋友,只要看到籃球,就會想到我。
聽見學妹喜歡打籃球,就興奮的立刻告訴我,期盼我有一樣熱情的反應。
 
女籃停止練習,就不跟我講話、不跟我打招呼;直到久久以後,才又開始交談。
想參加比賽?想打籃球?想找球友?卻都說要先問過我;然後,我卻曾經做過冷漠的決定。
「我退休了。」我說。不只是職務上,心態上也是。
 
#
 
「全有全無律」似乎在每件事上,都信奉著這樣的準則。
 
是好?是壞?
當決心開始,便全心全意的投入。
當決心放棄,掙扎過後,便不再有任何心思牽連。
 
我以為這樣事情就會變得簡單。
可是,卻錯估了許多,至少情感面禁不起這樣折磨。
 
 
#
 
常常想不到話說,開始這樣的,常常想不到自己能說什麼。
聽說…你們聽說…我一直以為只有我自己。
卻常常不小心發現,無意中空氣透露的聽說。
 
聽說我的事?聽誰說的,我一直好想知道,一次又一次,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不過呢!我會感謝你們的關心的。XD
上次我問『你怎麼會知道?』回我的那句「不小心Google到的。」為這句牽拖笑了好久…
 
 
#
 
其實,籃球只是生活中的一小部份。
你們找我打籃球、打撞球、打保齡球、打羽球,對我來說,幾乎是一樣的。
 
我只是喜歡朋友間相處一起合作無間的感覺罷了。
 
甚至,有朋友約過我修舞蹈課、有朋友在瑜伽課相識;有人幾乎每天晚上陪我去操場運動。
我喜歡這樣,就只是喜歡這樣。只是眷戀著陪伴,不用解釋理由的陪伴。
 
還不習慣為自己去辯解些什麼,在許多當下說不出口,甚至連喜歡討厭也判斷不出口。
我只能慶幸的是,至少我不開心的時候,我還會掉淚,即使不懂為什麼。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