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家教

 
純屬虛構。
 
#
 
長大後的女孩對她深愛的母親平靜說道…
 
「你能想像…一個五歲的小孩回到家中,
    目睹自己的媽媽拿著菜刀對著爸爸,爸爸拿著棍子把媽媽打到手骨折的畫面。」
 
    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你有想過…一個小孩為什麼努力在外頭建築秘密基地,一個、兩個、三個。
     希望創造一個世界,一個不會被父母發現的世界,逃的遠遠…                            」
 
     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你知道嗎…我們什麼都還不懂的時候,你們就是我們唯一的信仰,即使是破碎的,也只能信仰。」
 
她很乖,從小就很乖;從小就不哭不鬧。總是自得其樂在自己的世界裡頭…
她很乖,從小就很乖; 從小就不吵不計較。總是容易滿足在自己的擁有裡頭…
 
因此,在家族裡受寵、在家庭裡受疼;長輩都說:「這個小孩真乖真好帶…」
 
她很幸運,從小就很幸運;爸爸說從她出生的那年開始,家族事業開始平步青雲,直到她八歲,投資虧了六千萬。
直到她八歲,她在電視上看見一樣的家,然後,裡頭的人都上吊自殺, 一排人掛在門前,好不壯觀;她也嘗試看看…
 
她很幸運,從小就很幸運;只要是她想要的東西,小小聲的在內心裡禱告許願,就會成真實現。
經濟不寬裕的她,沒有予取予求的父母;但是,她想要的東西,總會莫名的出現;抽獎中的、學校給的、剛巧有人送的…
 
 
#
 
她很沉默,她很安靜,她很自閉,她很喜歡閱讀,她很喜歡圖書館。
從九歲開始,她每天一定要去圖書館,一直到了十九歲,沒變,每天都一定會去。
 
她看完一櫃又一櫃的書籍、翻閱一架又一架的書頁;在裡頭逐漸建構她的信仰。
那些爭吵與埋怨聲中,無法給予的信仰。她活在每個不同的世界裡,瀏覽再瀏覽…
 
她在燈光灰暗的角落裡,想像力奔馳的世界裡,找到更多的安全感…
終於,她在九歲的時候,學會了落淚;可是她還沒學會什麼是難過傷心;只學會了落淚。
 
#
 
她從來不對感情負責的,對所謂的"關係"存在強大的恐懼,不論遇到多麼真心疼惜她的男人。
每次只要在他們的身上,開始出現一絲絲的霸道與佔有欲,她就會開始疏遠,一走了之。
 
她恐懼愛情,卻一次次在無心中陷入曖昧的泥淖中。
總在最後本能的,順著每個人替自己製造的退路,讓他們離開。
 
她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一直都不想。
可是,阻止不了,真的阻止不了;甚至,她開始阻止不了她自己。
 
恐怖的是…這樣的迴圈,她從未發現;因為她從不為此傷痛。
 
「如果痛苦,那麼別勉強留下。」 這是體諒,也是偏執的信仰…
她以為…那些不安、那些失落;那些的那些,都是痛苦的根源,離開就會好的多…
 
也許,在五歲以前那些早已遺忘的記憶裡頭,只給了她這樣的本能。
潛意識吶喊著:「為什麼你們不分開?彼此怨恨的你們為什麼不分開,為什麼要留下彼此傷害…」
 
 
#
 
分離是應該的,相聚才不容易。
因此,她用心珍惜著每次的相聚,卻也不會為任何分離神傷。
 
她一直以為她是對的,她的世界也從未有人教導過她,這是不是對的?
她只是開始發現…不論留下或離開,都有人受到傷害;陷入兩難,她只是不想要任何人受傷,不要。
 
所以,她無意識的開始封閉自己;抗拒所有的感情靠近。
給了自己無情的期限,所有的動搖在那面前都能即刻瓦解,變成一種絕對。
 
 
#
 
一次一次,本能與直覺產生了衝突,陷入痛苦掙扎;這次,所有外在的聲音都否定了本能,肯定了直覺。
終於,她知道…本能的根源來自於哪裡;曾有人說,如果她不善良,那麼她就是個玩家。
 
因為,不在意感情去留的人是恐怖的;
她終於懂了,極大的創傷會讓其它的創傷都顯得輕鬆,這就是她的脆弱與她的堅強。
她終於懂了,她的磁場為何總能吸引不安脆弱的人靠近,傾吐真實情緒,然後療癒。
 
大部份的人,都可以在她那裡找到「沒有那麼糟,一切會更好」的答案。
久了,她收藏了太多各式各樣的故事,每個人的故事;這次,她也找到了自己的故事。
 
 
#
 
對不起 ,她很努力想補償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個孩子,她一直不知道什麼才是對的…
 
從未想起,原來只是因為……從未忘記。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