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惡夢

 
出現了惡性循環,補課的第一堂課已經過了。
做了惡夢,夢見對著一堆白紙,寫不出半句感言或者答案。
 
開始貧瘠,貧瘠的讓自己不安。
 
惡夢掐著我咽喉,不讓我做任何喘息。
這次我惡狠狠的瞪著它,什麼事也幹不了。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