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捍衛

 
這一系列的文摘,主要的目的是做備份。^^
老實說,久了,我就找不出感動點了,但是,為了某些曾經做保留。

 [請益] 我的家要沒有了       
大意是一位20歲的板友,父母即將離異而發問的文章。
其實,原本的我,一點都不關注這個議題,後來一時興起看完了所有的回文,

突然湧出一種恐慌的感覺,為什麼每個人都要他放棄、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認為自己無能為力、為什麼每個人都要認為自己是受害者。

───────────────────────────────────────────────────────────────
時間  Tue Jan 16 07:47:55 2007
我不知道,現在說還來不來的及,就是捍衛你的家還來不來的及。
有的時候,幸福是很個人的一件事情,
當我們越想要捍衛自己的幸福時,也許會犧牲別人的幸福。
—————————————————————————————————————–
在我小三之前,爸爸和媽媽因為經濟壓力很愛吵架,甚至爸爸把媽媽打到手骨折…等等
媽媽那時常常離家出走,某一次吵的最兇,要攤牌在我們小孩子面前吵著離婚,
 
那年,我小二,我是長女,我還有弟弟妹妹。
 
「你們要跟爸爸還是媽媽?」父母對我們大小聲的要我們選邊站…
我們和媽媽親近、卻也知道爸爸賺錢辛苦,弟弟妹妹忍不住都要選媽媽那邊站。
後來,我們一群小鬼決定先去討論一下。
「嗯!我們誰都不要選,我們要拋棄你們,記得每個月匯錢把我們養長大就好。」
 
我不知道,我從什麼時候瞭解到,缺乏愛是很痛苦的,但是有錢生活就過的下去。
或許,在他們在我面前爭吵的那一刻開始,家庭的不安全感,讓我有生存的壓力。
所以我很早就知道我的父母在義務教育結束前,對我有教養義務。
在這一次吵出離婚之前,每次父母一爭吵,我都會偷偷的打電話,找爺爺奶奶。
長輩剛開始能夠勸和,久了,也是勸和失效,後來,就是靠我們小孩自己的力量。
 
我們很怕大人吵架,因為會被遷怒,惹的不好就是順道挨的一頓毒打。
秘密基地,我們無時無刻都在物色可以安身之處,有燈光有糧食可以遮風蔽雨過夜。
因為沒有安全感,我們有兩三個秘密基地,一有空就去補給與打掃。
一個最基本能夠給予安全感的家,都不再能夠給予安全感,是什麼樣的悲哀,我不知道。
 
只知道他們一爭吵,我們就會到秘密基地裡去,不回家,不回去那個不像家的家。
「我們要拋棄你們」,如果你們不想當我們的父母的話,那我們就拋棄你們。
之後週而復始的爭吵出現,我們都會在他們的眼前消失,找不到,就是一兩天。
 
因為那句話,父母第一次的離婚爭吵暫時打住,他們約定「等小孩長大再說」
他們約定,我小二之後的四年後,我小六的時候再離婚,後來他們忘了,我卻一直記得。
———————————————————————————————————
第二次媽媽有意要和爸爸離婚的時候,是我國中的時候,
她查到爸爸出差和一個女性友人電話交談熱絡,加上部份可疑因素,所以有離婚的念頭。
 
常常對我埋怨、甚至哭訴,告訴我她因為爸爸的事,多痛苦多麼想去死之類的。
 
當時的自己已經有了朋友這個生活圈,而且越來越壯大。
媽媽卻是全職的家庭主婦,我發現某種形式來說,她的生活型態比我還要狹窄。
 
我問媽媽「妳的生活圈都只有家裡和爸爸,當然會覺得他有多重要。」
                「妳難道沒有其它朋友的地方可以去了嗎?」
                「妳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沒完成?想學的事沒去學嗎?」
                「妳都這樣,沒有為自己著想過,所以妳才不會快樂。」
                「妳去死的話,豈不是便宜了那女人,那我們怎麼辦?」
                 ‧
                 ‧
                 ‧
對於撲朔迷離外遇的事,我不是很想去瞭解,我只關心我的媽媽開不開心而已。
後來,父母之間感情的糾紛是怎麼和解的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的媽媽開始報名職訓局與社教館的課程,不會24小時打電話隨時找我爸埋怨。
我只知道,當我的媽媽開始注重自己的生活時,我的爸爸反而因為缺乏受注意而討好媽媽。
我只知道,我媽媽的朋友開始變多、開始變開心,因為也有異性,我爸爸開始緊張。XD
我只知道,我媽媽變得像我對她一樣,每次新學到什麼,就開心的來報告。
我只知道,我再也沒聽過媽媽說,她想去死之類的話,她只說
                  「我才不便宜那女人,我老公賺的錢,我還不如花在你們身上跟自己身上。」
 
————————————————————————————————————-
第三次父母想要離婚,是在我17歲的時候,那時我因為就讀高中外宿一年才搬回家住。
那一次,我沒有看見任何爭吵,雖然我知道他們後來會盡量不在小孩面前吵架,我知道。
 
我只是不小心看到爸媽房間桌上的離婚協議書,上頭已經簽了一個人的名字。
 
爸爸容易動手動腳的躁鬱個性,媽媽在忍受;
媽媽容易懷疑出軌的不安全感,爸爸在忍受。
我已經快要18歲了,我已經快要長大了,
我已經沒有「我還沒長大」這個理由求他們當我的父母等我長大。
 
可是,我好像已經變得比較不害怕了,離它們約定的12歲,已經又多了五年了。
至少我吵著要打工自己賺錢,不會被老闆笑說「妹妹你未滿12歲,我不能雇用童工喔!」
 
有時候想想,強求家庭完整的幸福,是不是在剝奪父母他們本身應有的幸福。
 
又是一個出國前後撲朔迷離的外遇事件,媽媽的不安全感又再度想要提起離婚。
她說「我每天傳簡訊跟打電話去煩他,他都不回,都不關心我,心都不在我身上。」
 
後來,我看了看,問媽媽說「妳想傳什麼?傳了希望怎麼樣?」
『希望爸爸回家啊!不要跟那些朋友混,那些人…。』
「那我幫你傳一封。」前一小時,媽媽傳了五封簡訊,卻沒有任何回應。
    那封代傳的簡訊發完,5分鐘內爸爸就立刻回電,並且告訴媽媽她馬上回家陪她。
    媽媽覺得很驚訝,為什麼一樣是一封簡訊兩三行字,換我用她手機代傳效果就這麼好。
 
我忘了我傳了什麼,我只記得我告訴媽媽說
「妳一直傳簡訊跟他說妳心情多不好、一直酸他是不是在跟那些朋友廝混、
 一直怪他怎麼平常都沒想到妳,為什麼不直接跟他說,我好愛你好想你好希望你回家。」
 
 
你受過真心的甜言蜜語專業訓練嗎?
 
從此之後,我的父母常常半夜去看夜景吃宵夜、凌晨去看日出、在我們面前磨蹭來去的= =
——————————————————————————————————————–
今年我20歲。距離他們講破要離婚的那年,也超過10年了。
我的家庭也一直看起來很幸福;好吧!不只看起來,是一直都很幸福。-
 
不過,或許他們現在再吵著要離婚,我也已經可以接受了吧!
如果,他們最後還是覺得這是讓彼此最幸福的方式的話。
 
——————————————————————————————————–
因為他們是我們的父母,我們總想著不要失去他們,不要讓家庭破碎,總想著自己。
忘了一件事,他們也需要幸福,面對生存與撫養孩子的經濟壓力,他們需要更多的力量。
 
因為爸爸的暴力與外遇事件,我知道我的媽媽對爸爸還是一直心存芥蒂。
並且隨時保持著警鈴待響姿態,但是,爸爸越來越謹言慎行、越來越對媽媽好。
 
愛情也許會消失,但是,當愛情變成了親情,就一樣的血濃於水,分不開了。
 
我們家的小孩一個個都外出求學了,他們說…
「發現孩子會長大,朋友會離開,最後陪在身邊的,一直是她(他)啊!」
「老了以後,發現真的是會需要個老伴。」
媽媽已經40好幾了,她知道爸爸是她的經濟支柱,
出去外面,沒有憑空的經濟力量會縱容她出國遊山玩水、讓她有時間學東學西。
 
爸爸已經40好幾了,他知道媽媽是少數能接受他脾氣、幫他一直打理好家的人。
就算可以再找到下一個女人,卻也再也找不到下一個這群孩子的媽。
———————————————————————————————————
記得對你的父母孝順,真的。
孝順不是百依百順,而是去做讓他們開心 或 為他們好的事情。
 
因為,孩子的體貼與孝順,會讓他們發現…
「要不是和”他”生了你們這些小鬼,就不會有這麼多人關心我 與 整天想哄我開心了。」
 
原本想打一點點的,結果越打越多。(>”<)o 真對不起,冗文一篇。
 
我想,最後再提醒你一件事,
不要因為他們是你的父母,就認為他們必須在所有地方比你懂事、都要處理的很好。
在不諒解的背後,我們需要瞭解的事太多了,他們需要支撐的事也比我們想的多。
親情、愛情、友情、經濟力量、自我實踐…這些是我拿來捍衛家庭的力量。
記得,你捍衛的不只是你想像的幸福家庭,還有父母心目中的幸福家庭。
 
用他們的角度去關心他們,適時的表達清楚你的立場。
絕對比大聲哭訴說「不要,你們都不為我著想,你們離婚了那我怎麼辦?」還要有力量多了。
 
考慮最大值的幸福,你就會找到最佳化的方式。

───────────────────────────────────────────────────────────────

原本,想藏住這個我的,總覺得在那裡氣氛下回的文章,不適合這裡。
但是,某天想通了,這是我的網誌,屬於我的,就算是截然不同的我,也都是我。.

 
某一天,我應該會鼓起勇氣讓那個虛擬成為真實。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