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福壽

2006/11/25

這真是篇積欠超久的旅行日誌,心情轉換,當下的不安份,竟也開始沉澱出點寧靜。
嗯……接著前篇,繼續從藍茵湖走下去吧!^^a

在芒草間穿梭,努力的補捉,最後,隨手一按,我一直想知道…不下思考的決定,會留下什麼?
我好像總是這樣的,這樣的像是有一定的方向,這樣的像是有做不完的事,這樣的一直在想;想著為什麼?
有時,好想就這樣,什麼都不要再決定、不要再思考、不要再主導,隨機的選擇,看看這樣的自己會走到哪裡去。

我很愛我的"心想事成",卻也開始為它感到焦慮,好像沒有任何想望的時候,哪都不能去了。
心裡頭的堅持開始載浮載沉的,能不能不要證明什麼?就這樣…拉著時光的游艇,前進。

 

天池?我一直以為,這就是所謂的天池。
呵…陽光開心地在上頭閃耀 ,環繞它的營點,代表著滿天星斗各式星座的方位?

特意的繞到了水瓶座與魔羯座之間,踏踏土地,代表時間的這之間的自己。

  

一路被風景埋葬,差點忘了,我們是為了這夾道簇擁的楓葉而來。
其實,山下的楓樹早已紅透,只是,我偏偏熱愛著…這在青澀與成熟間掙扎,還在努力長大的色彩。

雀躍的芒草引著小路,我們巧遇了綻放的波斯菊。
想起了幾米的一本畫集,它說著:「為什麼,永遠只有結婚照片,而沒有離婚照片呢?」

嗯 嗯!是的。我們是人啊!喜歡開心的人們啊!
貪婪的我,真的很想很想……只記下所有的單純美好,就像以前的我們,眼裡只能看見的一樣。

可是,因為有快樂,所以我們學會了悲傷。
那朵綻放的花朵背後,藏著的、不、藏不住的,卻是這一大片早已凋零的枯枝死木。

嗯嗯…電線桿,無心的以十字架的姿態矗立其中。
嗯 嗯…或許,他們不是無心的,是故意的,故意的站在那裡,替這一切的逝去默哀。

別為我擔心,我並沒有這樣的悲觀。
不信,你看看,再怎麼貧瘠的土地,不都一樣能夠竄出一陣陣綠意嗎?

天色漸明,我們朝著山的更頂端走去。
一路張牙著刺骨的冰冷與恐懼。

 手挽著手,我們緊貼著對方的溫度取暖;好像,還多了一點點的,勇敢。

 

走著…走著…在灰濛濛的天空下,我以為我們,再也看不見什麼了。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