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近視

 
 
今天在操場上遇見了你。
在跑道上,先是看見你慢跑的背影;接著是看見你停下來慢步的背影。
你陪過我去過操場,知道在時間結束前,我是不會慢下來改變頻率,影響心搏的。
 
你站在場邊,我又走過了大約三圈;停下倒數的前兩三圈,正在猜你會不會已經離開。
開始在心裡頭盤算要跟你說些什麼。打招呼?謝謝你的卡片?問你過的好嗎?還是,等你理我。
最後一首歌。
我停下,往入口走去;卻發現你在場邊正好站到這時轉頭要走。
我走到場邊拿了放在一旁的隨身物品,再看見你時,只能看見有些距離的背影。
我學不會呼喚背影的;
如果跟不上腳步,我會自動放棄。
如果你感覺的到我在看你,那你會回頭,甚至停留。
如果什麼都感覺不到了,那就這樣吧!這樣比較好…
今天的我戴著眼鏡,度數不是很夠;不過,我想我沒有看錯;我們變得像是陌生人了。
我明明知道,在我主動跟你說話前,你是不敢再主動跟我說話的;只是沒想到,對你而言,我變得這麼可怕。
 
 
回應你曾經給我的問題。
「其實,我不可能會討厭你,我只是想先保持距離,普通朋友的距離。」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