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騷擾

 
很糟!非常的糟!
我最討厭最討厭嘴賤的色胚了!一整個反感到底……
 
該死!今天的好心情都被徹底打散。
我根本就不認識你們,為什麼話題要拿我做消遣。
 
不想對號入座,但是卻聽得清清楚楚。
我趴下休息不關你們的事,我有沒有生病不關你們的事,我上圍豐滿也不關你們的事,我是誰唸哪裡更不關你們的事。
 什麼到底是真的假的?X的,我也希望是假的。什麼夠用就好?X的,兩團脂肪能做什麼用… 什麼有的沒的?對不起,我聾了。
 
我很想表現出憤怒,可是我連看都不想看你們,越想越不舒服。
 
 
#
 
「真想變成同性戀…」腦子中再度浮起了這個念頭…
 
 
#
我穿起大外套,開始馱背,想把自己藏起來。
好想哭,為什麼自卑感又再回來了。該死!回到家,眼淚就真的掉下來了。
 
對!天殺的,為了要泯滅那些多餘的注目,我花了半年從50幾kg努力增肥到70幾kg。
對!天殺的,在我最胖的時候,下胸圍還是只有27吋,而腰圍更小的多。
對!天殺的,就是我怎麼胖,還是這麼明顯…
 
好不容易過了兩年清靜的日子,好不容易一點一滴的恢復自信,好不容易開始有讓自己變回以前的念頭。
 
又陷入了那個迴圈。
 
好久的以前有他保護。
那現在呢?我該怎麼保護自己。
 
 
#
 
我詛咒,隨隨便便對女人毛手毛腳或言語性騷擾的男人,不得好死。
你們永遠不知道那幾句玩笑話,對女孩或女人們,有多麼不安、多麼的傷。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1 Comment

  • <div>打完不得好死之後,突然覺得自己說的話很可怕。</div>
    <div>好吧!我想收回這句詛咒,畢竟心想事成是我的強項。</div>
    <div>只希望那些人,可以開始學會尊重女人。</div>
    <div> </div>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