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秘密

 
 高三的時候,我們不是去探望過國中老師嗎? 
 
那天,我有事提前走,他載我回去。
老師開車,我坐在前座。
 
聊沒幾句,
他問:「有沒有交男朋友啊?」
我回:『現在沒有。』
 
            「妳應該很多人追吧!」
            『嗯…算多,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明明長的很醜。』
     
            「我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
 
            「因為妳胸大,男生都喜歡。」
            『喔….』
其實講到這,我心情變得很差。>"<
就算長相不是我的優勢,但是,至少聽過大部份的追求者,喜歡還是包含於個性成份。
 
 
沒想到,在等紅綠燈時,他突然開口問…
 
       「我可以摸摸看妳的胸嗎?我活到這麼老,沒摸過這麼大的耶!」
       『不行!』 瞬間我被嚇到了,很想開門跳車,可是我逼自己假裝冷靜。
 
       「真的不行嗎?有些女生不是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我不是那種女生。』我知道我的聲音有在發抖…
 
       「喔…」 我看見他戴著有顏色的眼鏡鏡片,還在吞著口水,頓時覺得很惡心。
 
當時,我忍不住往窗外看,其實很想求救,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讓他繼續載我往回家的路上,我很後悔沒有選擇自己用走的回家…
 
       「妳是考上哪所學校?」
       『中興大學。』
 
       「喔喔…在台北?」
       『不是,是在台中。』
 
       「幸好只是載妳回家,不是載妳上台中,不然可能就會做壞事了。」
       『嗯…我家到了,送我到這就好。』
 
————————————————————————————————————————————————————————————————-
回到家裡,我把老師當時要我帶回家的點心,丟到垃圾筒。
在自己的房間裡,哭了很久。
 
我一直很尊敬這個老師,也將他傳達的許多人生觀奉為圭臬。
 
記得他在上課時說過,
「如果女生容易遇到性騷擾的事,那要檢討自己的穿著是不是容易引起他人遐想。」
 
我一直認為他講的沒有錯,被性騷擾可能是一個女生的行為與穿著不夠檢點。
但是,我清楚記得那時我穿的只是牛仔長褲與一件黑色的合身寬T。
 
很久以來,我一直覺得那是我的問題,是我的錯。
遇見數次的性騷擾事件,是我自己不懂得保護自己,是我不小心誘人犯罪。
 
那個暑假我嚇到很多人,為什麼白白沒長痘的皮膚,突然冒出滿臉滿脖的痘花。
每個人問我,我都說「因為選填志願壓力太大。」我沒有說謊…
 
的確,當時的選填志願是我很大的壓力;但是遠不及這…自我認同徹底受到動搖難受。
那一個月,我很憂鬱,動不動就想哭,只要一靜下來獨處,想到這些事,就會掉淚。
他崩潰的不只是我對他的印象;更崩潰了我對身邊所有人的信任 與 過往的教育……
 
 
看起來再怎麼道貌岸然的人,也不值得信任。
我再也不敢和異性獨處,不論他是幾歲的長輩,我都找不到安全感。
—————————————————————————————————————————————————————————————————–
一直沒有說,是因為我把當作恩師,我尊敬他,我不想讓他身敗名裂。
 
 
可是,我突然發現我錯了,他教給我的東西是錯的。
 
教育是最難察覺的思想改造。 
 
 
根本就不是我的錯,憑什麼受害者要替加害者承擔過錯?
女生怎麼穿,都不應該是色狼開罪的藉口,更何況,穿的保守。
^^^^^^^^^^^^^^^^^^^^^^^^^^^^^^^^^^^^^^^^^^^我才發現,這世界有很多人是這樣說的。
 
 
 
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他。
 
也許,他只是口頭性騷擾,最後什麼都沒有做,
但是貴為師表,我最大的忍耐限度,僅止於不提出法律訴訟而已。
————————————————————————————————————————————————————————————————–
 
我終於開始懂了,他為什麼當時敢對我說這種話。
因為他知道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絕對不會張揚。
沒錯,我是不會,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會。
就是這點啊!被吃的死死的,總是這樣,吃了虧再忍耐,假裝沒事。

可是,我不開心啊!只要一想起國中就變成一種連貫記憶的痛苦…
那明明是很棒的國中生活回憶,他憑什麼污染了它…
 
 

所以,在那之後,當你們提起鄭爸,我只能報以沉默…
──────────────────────────────────────────────────────────────────
記得那個小時候,會有男生跑來跟我說,妳的身材很完美;上游泳課,會有女同學圍過來,問我怎麼保持身材。
可是,卻常會莫明奇妙被偷摸小腿、被襲胸、被偷抱、被跟蹤、被偷拍;我很自卑,我找不到任何方法保護自己,在那單獨外宿的高一生活。
 
 
於是,某天我對著鏡子,看著自己,眼神空洞的對自己發呆著。
 
「我想毀了這引人注目的身材!」
 
開始有計劃的增胖,耗時了半年,我努力的胖了20kg,比原本的標準體重,再多了20kg。
從人人眼中的瘦子身材,變成大眾眼裡的胖子;我卻抓回來一點低調的安全感,開始在其它方面尋找自己的能力與價值。
 
「要變強啊!不要讓人欺負妳。」我總是這樣努力的告訴那個軟弱的自己,非常努力的告訴她……
 
我知道,琮淇老是要我瘦回去,是為了我好;也知道,慧鈴汶憶和我約著減肥,是為了我好;老妹們念我沒事把自己搞醜何必,是為了我好。
我總是允諾答應,卻在心底的最深處逃避。逃避什麼?久了,連我自己都快要不清楚了。好像,自己怎麼做都不對,然後陷入自我否定的循環。
 
我承認現在臉肥肥的、四肢胖胖的、全身肉肉的XD,可是有時候,我反而更喜歡這樣的自己,因為那些不愉快的事件才終於減少了起來。
謝謝鴨鴨說的,我想是對的。喜歡自己吧!不要給自己太多莫名的自卑感,而那些所謂的莫名…這裡或許都是答案。
 
 我練習著,練習著挖掘解剖那些最深的恐懼,就如同過往教過別人的一樣,才能試著替自己找回最根本的自信。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