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童話

 
 
曾經,我討厭過自己身為一個女人。
我討厭脆弱敏感、依賴怕生的自己。
我害怕再聽見有人對我說「妳是不是很沒安全感。」對我說「妳老是這麼依賴。」
 
努力的想改掉牽手的習慣、努力的想改掉緊抓旁人衣袖衣角的習慣。
努力的想改掉,這滿足小小安全感,幫我驅除害怕陌生的習慣。
 
學著獨立。學著堅強。學著成熟。學著長大。
始終改不掉的那個壞習慣,你們拍拍我的頭微笑說著「妳真的很愛撒嬌。」
始終改不掉的那個壞習慣,動不動就掉淚,不想被人發現,吸吸鼻子,假裝一切沒事,自以為沒人發現。
 
 
討厭身為一個女人。
 
因為你們會不相信我也會、我能夠、我可以做的到;因為,我只是想被信任。
 
 
 
討厭身為一個女人。
 
因為遇見過的壞人,他們對妳的身體,聯想到的價值,似乎只有性慾。
他們湊過來聞妳身上的味道、瞄妳的胸口、甚至不禮貌的伸手故意碰觸。
他們自以為幽默的,拿妳的身材當作話題或是玩笑;甚至對妳不諱言的陳述他們的想像。
 
妳不安的發現自己只會哭泣,什麼都不會。
妳憤怒的討厭自己不懂反擊,什麼都不會。
 
然後,妳開始發現小時候不好的回憶一直都在,而且越來越傷。
 
妳開始駝背、妳開始不敢看向陌生人、妳開始拒絕穿上顯現身材曲線的任何衣物。
妳開始拼命努力的泯滅掉任何與生俱來的女性特質,妳開始希望自己某天變成同性戀。
妳開始恐懼聽見有人說妳性感甚至有女人味,妳開始為了學習而來的男性特質洋洋得意。
 
 
 
可是,就像童話故事裡頭說的一樣。
 
花朵不該自覺沒有資格受到陽光與露水的滋潤,而不敢開花。
鳥兒不該因自己的聲音也許不受所有人愛戴,而不敢歌唱。
兔子不該害怕自己跳的並非最高最遠,而不敢跳躍。
烏龜不該為自己的厚殼自卑,而總是躲在殼裡。
 
我們本來就擁有了這樣的自己。
獨一無二的,這樣的自己。
 
 
 
 
真正的成熟,是承認自己並不成熟。
真正的幼稚,是相信自己不再幼稚。
 
我幼稚的試著成熟面對自己的逃避。    (噗 矛盾!還假裝這是長大。)
 

About the author

蕾咪

蕾咪,來自台東,卻不定期旅居歐洲的工程師女孩,身兼作家、部落客、創業家等多重身份。畢業於台大電子所,曾在義大利商與美商擔任研發工程師;走訪世界後,發現對台灣有段割捨不了的愛,讓我們一起努力成為想要的自己吧!:) 合作邀稿請聯繫:ramihaha@gmail.com

Leave a Comment